明星

星刊娱乐专访 简弘亦 我写歌不是为了“红”

作者: 来源:东方头条2019-10-28 20:03:57 我要评论(0)

“眼泪像四面夜的海水,

抬头我看见无天光的黑。”

作词者海雷将《夜泪夜奔》

定义为一首极致悲歌,

而当压抑伤颓的歌词

遇到简弘亦的作曲,

这一切都有了释放的出口。

《夜泪夜奔》里让人惊艳的摇滚曲风,似是誓将一切悲伤都碎裂在嘶吼中,一片带血的荆棘,一个在黑暗中疾奔的灵魂,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。“我当时创作这首歌的时候还在10年前了吧,当时是我压力很大的一个时期,那会刚到老师的办公室当学徒,当时老师会一直布置作业给我,至少要经过3年的时间才有可能出唱片。当时其实是一个压力非常大的时候,我觉得每个人应该都会有想要在雨夜里流泪奔跑的时候,这首歌到现在还是很感动我,我认为一首好歌的前提至少是感动到自己的。”10年前的作曲,简弘亦一直念念不忘,曾经没有机会发表,如今简弘亦终于得以去弥补这个遗憾,将《夜泪夜奔》作为第四张全新个人专辑《茧?》的首支主打单曲。

茧音简,简弘亦在专辑名字上玩了一个谐音梗,当我们问及为什么要在“茧”后加一个问号时,简弘亦作出了他的解释,“是破茧成蝶还是作茧自缚?未来是不确定的。”同时这个问号也是简弘亦留给听者的一道问题,“两难的选择,相信每一个听者都会有自己的答案。”

《夜泪夜奔》狂放躁动的摇滚曲风不同以往,而这份不同恰恰是简弘亦从未改变的证据。采访中简弘亦说,在打动大众之前,《夜泪夜奔》首先是感动自己的一首歌。作为音乐唱作人,简弘亦认为自己在创作时首先要考虑的不是歌曲是否“大众化”,而是能否引起人的共鸣。“我觉得每个人应该都会有想要在雨夜里流泪奔跑的时候”。正是怀着这个想法写下的曲子,才会让那么多听者“在《夜泪夜奔》这首歌里看到了曾经绝望的自己。”

10年前的简弘亦,根本没想过这首歌是否会被粉丝接受,而曾经这般“我行我素”,现在亦是如此,面对有网友“这种歌十年前不能火,现在也火不了”的嘲讽,简弘亦有力地回击道“如果我写歌是为了红,那我可能早就不做音乐了”。“年轻时候唱就带着一股怀才不遇的贲张,现在是压抑一场奔跑过后的畅快。”岁月洗炼心灵,留下的是一颗不曾改变的初心。

走音乐制作人这条路其实是简弘亦自小的梦想,从13岁创作《爱的学校》开始,简弘亦就展露了他过人的音乐才华。然而采访中简弘亦回忆道:“其实我刚开始的时候家里也不是很赞同我玩音乐的,主要还是不理解吧,高考差点没考上,本来我爸还说不让我读书了呢,后来是因为我当时的音乐成绩考得是我们那里的第一名,后来我妈就支持我继续读下去,因为他觉得不管怎么样,我一定要念书,我也很争气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。 ”大学毕业后的他原本要走上当教师的道路,但简弘亦“不想给自己留后路”,他放弃了自己考上的教师资格证,毅然选择了音乐的道路。“不过现在想想,如果没有走出来的话,那当个音乐老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无论如何,简弘亦的人生中不能少了“音乐”这一块拼图。

曾经以为《声入人心》是男团选秀节目的简弘亦,年轻时也抱着一颗“偶像梦”,然而在“想红的年纪没有红”,简弘亦渐渐不再拘泥于能不能“红“,现在的他反而认为当前的状态是“最好”的。享受当下,珍惜眼前幸福,这是简弘亦的人生“简”学。

《声入人心》结束后,更多的观众知道了这个有着好听的低沉嗓音的音乐人,对于自己人气的上涨,简弘亦依旧保持平常心。而这个节目带来的不止是知名度的提高,简弘亦还收获了满满一筐的“梅溪湖兄弟”,在节目结束后,简弘亦还为他们量身定制过许多歌曲,比如为廖佳琳写的《盘他》,为王凯写的《不负时光》等等,每一首歌的风格都不尽相同。音乐创作上简弘亦一向作风大胆,喜欢尝试各种不同的风格,在他看来,风格不受限,是自己“作为歌曲制作人的职业操守”。简弘亦坦言自己的音色并不适合所有风格,而也正是因为想要尝试更多的风格,与其它音乐人的合作,才可以让自己的音乐生命得到更多延伸。

“梅溪湖”的友谊也为简弘亦的演唱会增加了一丝亮色,在演唱会上邀请一些“神秘嘉宾”是简弘亦为粉丝们准备的惊喜之一。采访中简弘亦透露,在接下来的广州、重庆站的“亦×不染”演唱会上,还会有更多“保密”的有趣互动在等着大家。

是破“茧”成蝶还是作”茧”自缚?《夜泪夜奔》不附潮流的曲风,让听者得以窥见09年那颗年轻傲气的心,或许是过去的雄心壮志给自己缚了太厚的茧,但十年磨砺前行,简弘亦早已有了破茧成蝶的力量。

未来如何我们无法判定,但正如简弘亦所说,无论如何要享受自己作为“茧”时候的状态,无论是作茧还是破茧,这个过程中,是有幸福感的。

简弘亦TIME

┃此次新专辑《茧?》取名“茧”,有什么特殊含义吗?这次专辑收录的单曲时间跨度很大,从09到19,这10年间做音乐的初心有没有改变过?

这张专辑最早企划的时候我们的小伙伴想取名叫“简”来着,简弘亦的简。但是我觉得用自己的姓作为专辑名称好像有点太自恋了,自己觉得还没达到这个高度,后来想到“茧”这个字,想说玩一个谐音梗,也是被马建国带坏了哈,因为茧有两种结局,“破茧成碟”和“作茧自缚”,所以我们在专辑名后面加了个问号,表达了一种对未来的不确定性,所以无论怎么样就是享受自己当下作为茧的状态,在这个过程中,你是有幸福感的,就像生活的常态,内心一直都是矛盾的。

之前唱了一些翻唱的歌曲,毫不费力就可以得到更多,尝到过甜头之后,我也开始反思,还是想要更多地做自己的作品,所以现在也在尽量地减少这些方面的演唱,更多地还是专注于自己的创作上来!

┃对于音乐是否应该大众化你怎么看?

作为一个创作者,首先我应该是能够作出引起人们共鸣的作品,当然这张专辑我觉得不仅兼顾了我个人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,在旋律上也兼顾了一些大众市场所喜爱的听觉风格,我作音乐的初心也一直没变。

┃想没想过如果不走音乐这条路,自己会是什么样子的?

我走音乐这条路基本上没自己留什么后路,我从十几岁的时候,就已经给自己定下了当歌手、当制作人的目标,很庆幸地是,我的人生也按照我计划在走。

┃作为早就出道的歌手,参加《声入人心》的时候心理状态是怎样的?觉得自己是“偶像”吗?

其实我刚参加《声入人心》的时候,我以为这就是要选一个类似于美声男团出来,去了之后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。我自己也曾经想过做“偶像”的,以前总有人夸自己好看,所以曾经也幻想过自己成为偶像,哈哈哈哈.....以前没赶上好时候,赶上现在的话可能还有一点机会。

参加完《声入人心》之后,其实心态上没觉得怎么样的,毕竟音乐一直是我的毕生追求,所以不管什么时候都平常心对待就好了!

┃出道到现在,您对于自己的“红”是怎么看的?

说实话你可能不信,我真的不希望自己“红”。我曾经也幻想过自己会红,在那个“想红”的年纪我没有红,过去了之后我便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。现在也有了一些歌迷朋友们,他们愿意听我唱歌,我拥有了更多的听众,对于我来说我已经觉得很幸福了。同时我也很享受现在的状态,在我不工作的时候我可以不用特意收拾,也不会有人偷拍,这是我认为最好的状态。

┃这次和海雷老师的合作顺利吗?两人在创作过程中,出现分歧都怎么解决的?

其实我和海雷老师的合作算是很合拍了,我和他合作的第一首歌还是《夜泪夜奔》呢。我们彼此都很熟悉,我会直接和他表达我的意见,虽然他也经常会跟我吵,嘴上从来不服输,但是下一次,他给我的东西一定会是修改过的,我们就是一直互怼,但是还能一直合作地很愉快。

┃给《声入人心》的好兄弟们写歌不考虑下收费吗?

我都不收钱的。我作了这么多年的制作,对于这个成本的控制还是很有一套的。不想当会计的歌手不是好制作人!!!

┃接下来的广州、重庆站的“亦x不染”演唱会有没有给粉丝准备一些小惊喜?

其实都差不多了,会有惊喜嘉宾呀,会和粉丝互动。去重庆可能会有一些关于“辣”的环节,具体的还要保密哦!然后我自己是准备在演唱会结束之后好好去吃一顿火锅呢。

┃粉丝们都说想看你跳舞,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了她们认真的去学下舞蹈?

其实他们想看的就是我不会跳得样子啊,如果我学会了她们反而会觉得没意思了。我之前是尝试过学跳舞的,无奈我真的是四肢不协调,在学习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放弃了。

┃用一句话表白一下粉丝吧。

你的表真白。哈哈哈!认真地对粉丝说一句,不管是多年的老粉,还是新粉丝,都非常谢谢你们的支持,我会努力地制作出更多的好作品回馈大家,感谢!!

专访 写歌 娱乐 简弘亦

江苏资讯网 - 江苏生活家园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江苏资讯网 - 江苏生活家园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江苏资讯网 - 江苏生活家园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江苏资讯网 - 江苏生活家园或将追究责任。

网友点评